?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500万彩票

三月揚州,淺吟低唱你的模樣

微博@山峰不會寫游記,歡迎關注。
先上組圖。

題目

【題目】

       山峰不會寫游記。
       一篇不叫游記的游記。題目是《三月揚州,淺吟低唱你的模樣》。有點怪,有點娘,有點矯情,我覺得。不過也沒想到太合適的,湊合用吧。我的第三十篇游記,想換個風格寫給揚州。既然是淺吟低唱,就總得整點詩詞歌賦,于是先感激涕零百度,而后東搜西湊一堆古文詩詞,一起了解它背后的故事,回眸一段歷史,看一座城的興衰榮辱。也許這篇游記里攻略性質的東西少了點,也許沒有你想要的,不過我倒覺得要去揚州的話,這一篇或許真的可以讀讀。

煙花三月下揚州

【煙花三月】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唐)李白
      其實一句詩,就是一座城。

       來揚州之前,搜索攻略之余看到這樣一段話:到揚州旅游,肚子里不裝點詩詞歌賦是很難受的。在這座如詩如畫的城市,每到一個景點如果不吟出點什么,你會有憋脹感。你可以說:我并不會作詩。但可怕的是:整個揚州城,乃至每一處景點,都已經入詩。不需要創作,只需要背出來。哪怕只是經典的那一句,整個旅行都好了,整個人生都好了。其實就是這么簡單。

       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看似簡單的事情,有時又似乎很難。
       就拿背詩這事說。長大以后,對于兒時朗朗上口的詩詞已然忘記許多,但是詩仙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廣陵》卻一直銘記。也是因為一句“煙花三月下揚州”帶給我無限遐想,或許還有一點好奇:煙花三月的揚州到底有多美?于是,曾經無數次幻想過它的模樣:是夜市千燈照碧云,高樓紅袖客紛紛,還是暖日凝花柳,春風散管弦;是園林多是宅,車馬少于船,還是春光蕩城郭,滿耳是笙歌?總之對于揚州,我有過一個個幻想,也幾次造訪江南水鄉,往來于蘇浙滬上,但最終都與這座城市擦肩而過。其實,對于江南我總是有種種期盼和幻想,那時候蓁蓁總會說,“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共飲一江水。”那時候,便是我和江南故事的開始。

       乙未年農歷三月,終圓此夢,也算是應驗了另一句詩:“十年一覺揚州夢。”
       記得第一次參加螞蜂窩活動,巧遇偶像跳姐,她說過一句話:旅行是一生的養分。旅行于我,是生活的必需品。臨出發的前幾天,校長和我說,你快去吧,知道你在家憋得太久了。于是,一個人出發,在清晨離開北京。以前站臺就是一段旅行的結束,現在進站口便是。坐在候車大廳,便開始著回憶,最后化成心底里的思念和留戀。

       旅行中,我喜歡在一座城市走走停停,走是我最喜歡的方式,邊走邊逛,或穿行于馬路之畔、或游走在巷子深處、或找個陰涼地呆上一會兒。走走停停間,既可以隨處看看當地人的生活世相,又可以用相機捕捉到一瞬間的美、體味一座城市的春去秋來。坐車或者自駕,總是感覺有那么一點點隔閡,總會有莫名錯過的擔憂。

       每次旅行,也都會希望是在一個晴天,亦或者是雨天,帶著心情,忘記過往,在一座城里游走,和悠閑打交道。其實時間像是一種鴉片,可以讓人忘掉不快,但卻也能讓人失去很多,比如美好的曾經漸漸失去,就會讓人變得麻木、空虛、寂寞和落魄。?值得做的是游走于世,看淡喧囂浮華,心存念想,付之于精神與行動上的游走,其實在路上,旅行本身就是最大的意義。

一座城,兩千五百年歷史。

【一座古城】

       廢話又多了。先說說揚州吧。
       “魯哀公9年,秋,吳城邗,溝通江淮。” ——《左傳》
       一座揚州城,距今2500年的歷史。今年,恰逢是揚州市建城2500年。據說《左傳》是關于揚州最早的記載。說起揚州的歷史,我想離不開兩個人,一個是隋煬帝,一個便是李白。其實,按我的思維,還有一個人,叫汪沆。后面我會說到。
       隋煬帝算是揚州的大恩人,開鑿大運河,帶著嬪妃隨從們一路乘龍舟沿大運河南下,在桃紅柳綠春風蕩漾的媚眼間,看盡揚州的瓊花,享盡揚州的美食與美女。相傳開鑿運河的時候,隋煬帝讓人在運河兩岸遍插楊柳,并賜與“楊”字,后來就衍生成了揚州之稱。真想用小悅的一句話吐個槽:你妹!有錢就是任性!

瘦西湖

瘦西湖

        “也是銷金一鍋子,故應喚作瘦西湖。”——(清)汪沆
       其實一汪水,就是一座城。

       作者汪沆是乾隆年間的杭州人。在他這首牛逼的詩出來之前,也許沒人知道瘦西湖叫什么,也許就是一段運河,正是因為他這句:故應喚作瘦西湖,瘦西湖的名字這才叫開來。如果讓我給這兩句詩做注解,應該是這樣,說:哥們兒,你看這里也是垂柳依依,一直遠遠地延伸,像畫一樣。這么美的風景,怎么能叫炮山河呢?關于這個“炮山河”稱呼,我還真的去查了一下,確有其事,這名字土掉渣好么,還好有了汪沆,要不然如今這個國家5A級景區總不能叫炮山河吧,太俗了,這美景就跟我們杭州西湖一樣,也是個燒錢的地方,只是相比稍微細長一些,所以我覺得這里應該叫瘦西湖。

       在揚州,最負盛名的景點也莫過于瘦西湖了。到揚州的第二天,清晨6點起床便步行徑直前往。路過大虹橋向北一瞥,便被這一灣清水吸引。于是不自覺滴加快腳步。從南門進入,步入眼簾的便是揚州二十四景當中的“長堤春柳”,楊枝密密,垂柳依依,心中感慨一下,果然煙花三月是瘦西湖最美的時節,古人不是騙子啊。不過,想想那個時候,人口也沒這么多,交通不方便,遷客騷人總數少數,誰料想現如今三月的揚州,游客不計其數,想想也是醉了。插一句,要想領略最美的瘦西湖,建議早起,8點之前還是很美的。我的游記里大部分圖片也都是清晨所拍。聽導游說,瘦西湖在以前本就是揚州城外的一處河道,也算是運河的一段。到了明清時期,許多富甲天下的鹽業巨子紛紛在沿河兩岸,揮金如土,構筑了一處處水上園林。如今,瘦西湖以水上園林著稱,全長約4公里,最寬處不到100米,蜿蜒曲折,如飄如風,時放時收,更有一種江南清瘦的神韻。我想,這也便是瘦西湖“瘦”字的神采吧!

       沿著長堤春柳走到盡頭,便到了徐園。園子不大,不過園中黃石迭砌的荷池,外有曲水,內有池塘,池水與湖水相通,還有幾只黑天鵝在此戲水倒也精致。走出徐園,繞過小虹橋,便可看到小金山小金山上的風亭,可以登高望遠:環視整個瘦西湖:一池碧水圍繞白塔、五亭橋布置開來,園中有園,景中有景。漫步于內,想象著古往今來有多少文人墨客在此駐足,借景生情,將江南文人的雅趣與細膩都體現在這亭臺樓閣、小橋流水、長花短草間。

       從小金山向西望去,只見一道長堤伸入湖中,長堤盡頭有一座古亭——吹臺,又稱"釣魚臺"。當年乾隆皇帝下江南時,可在這兒釣過魚呢。在這種風光旖旎之處把竿垂釣,是多么悠閑自得,合乎天性。釣魚臺最令人稱絕的地方,其實不是釣魚,而是借景。從釣魚臺的四個門洞看去,可以看到四幅不同的畫卷:五亭橋、白塔、熙春臺、大明寺的塔。五亭橋又稱蓮花橋,是揚州的標志性建筑。橋上建五座橋亭,中間一亭最高,南北各有二亭互相對稱,宛如一朵蓮花,因此而得名。亭頂覆黃色琉璃瓦,檐漆為綠色,典雅而瑰麗。據說乾隆帝下江南時,來瘦西湖玩賞,感嘆說這兒很似北京的頤和園,只是少了一座白塔。鹽商們聽了趕緊連夜用白鹽堆起了一座白塔,乾隆帝第二天來游覽,果然十分驚訝并大加贊賞。后來因白鹽堆的塔易損,便又重建為石質白塔。

       行走在櫻紅柳綠里,不知不覺二十四橋近在眼前。

二十四橋

二十四橋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唐)杜牧
       其實一座橋,便是一座城。

       這是小杜回憶揚州的詩。特別是這句二十橋明月夜,堪稱千古絕唱。有人會說二十四橋具體指某座橋,也有人說是指揚州的二十四座橋,北宋的沈括甚至在《夢溪筆談》中寫出了每座橋的位置和名稱。我倒覺得這更泛指詩人記憶里的揚州美景。其實說到二十四橋,我在百度的時候,還有一首詞不應該忘記: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姜夔這闋《揚州慢》也是千古名篇。當時揚州被金人侵襲后,多年來一直是荒城。曾經的淮南左路首府、旅游勝地,如今已經是這般景象,怎么不叫人惋惜?就算杜牧再牛逼,能寫出“春風十里揚州路”和“十年一覺揚州夢”那樣的佳句,如今看到這番景象,估計除了震驚之外也無法多說什么。那橋、那月、那花都在,再也找不到當年的感覺了。

       說到花,便不得不說瓊花。

瓊花

【瓊花】

       瓊花芍藥世無倫,偶不題詩便怨人。曾向無雙亭下醉,自知不負廣陵春。
                                                                                ——(宋)歐陽修
       其實一朵花,也是一座城。

       瓊花是揚州市的市花,今天的揚州市內瓊花觀里,生長著最古老的瓊花,據說歐陽修為了賞這獨一無二的瓊花,特地建了無雙亭。許多詩人詞家都曾題詠瓊花,多到可以出一本《瓊花詩詞》集。

       陽春三月,在揚州隨處可見花卉芬芳。萬花叢中,唯有瓊花不可怠慢。瓊花又稱“聚八仙”,色澤潔白的花朵大如玉盤,八朵花瓣小花簇擁著花蕊,微風拂過,能聞到一絲淡淡清香。相傳瓊花是揚州獨有,隋煬帝不遠千里修運河的另一大目的就是觀賞瓊花。沒來揚州之前,真的是少見多怪,很多人跟我說,一定要去拍瓊花,我這個人對花不是很感冒,因為三十多個年頭的生命力,竟然沒有被我養活過一盆花(植物),包括據說最好養的綠蘿。花沒了,花盆剩了一堆,至今還放在家門口,以示警醒自己再買花花草草可不能買真的。不過大家的說詞,卻引發我一陣好奇。到揚州的當天下午,便興致勃勃來到揚州迎賓館,一睹芳容。
       最后丟下一句話,這花,你值得擁有!

       踏過二十四橋,便來到熙春臺。還好,我沒錯過這個景點。相傳這里是揚州鹽商為清代皇帝祝壽的地方。為給皇帝祝壽,花費萬金建筑如此金碧輝煌的樓臺,可見當年揚州鹽商的富有。然而,它的宏偉的氣勢、精巧的結構,卻又顯示了揚州園林無窮的魅力。
       熙春臺本身對我來說并沒有多大興趣,但是對于愛好攝影的人來說,這里算是視野非常開闊的一處理想拍攝地。走上二樓,小憩一下,品一壺綠揚春,聽幾曲古箏,瘦西湖美景盡收眼底、一覽無遺,讓我久久不想離開。

古運河

【古運河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唐)劉禹錫
       其實一條河,也是一座城。

       說起這句,還有個典故,當時是這樣的:這兩句詩是劉禹錫在揚州初見白居易時所贈。兩人相攜遍游維揚古跡,游到瓜洲渡口,白居易又留下了著名的《長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頭。吳山點點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讀到此處,誰人眼前沒有一幅傷懷感慨的圖畫,感慨皆因一條河,它的興衰深深影響著這座城,河叫古運河

       運河穿城而過,城依河水而建,水讓城有了靈性。說起揚州城,我就住在東關街旁一家叫途客中國的旅館里,旅館大門旁便是古運河渡口,東關古渡。徑直右轉便來到東關城樓。幾次站到城樓上,俯瞰古城。它保存的完整性,讓我有些驚詫。除了一條貫穿東西的城市主干道——文昌路,穿古城中心文昌閣而過,其余的街道仿佛多少年都沒有變。

       從城樓下來邁進古城,便是東關街。古樸石街,飛閣垂檐,見證了歲月多少風風雨雨。站在巷口,一條青石板鋪就的小街,不寬,卻如此綿長深遠,似無盡頭。兩旁鱗次櫛比的木樓,歷經了多少歲月的風雨,掩藏著多少塵世的滄桑。依然不倒,依然保存著斑駁的古老痕跡。

       這種痕跡,鐫刻在東關街的深巷里,發散在入夜的喧囂里,透漏在人們的目光里,也融匯在古運河的碧波蕩漾中。江南的城市都有水,長居于北方的人,來到江南總會有一種感覺,江南的城市靈動而精致,無處不是亭臺樓閣堆砌出來的景致,但是最關鍵的還是水,水讓這里有了鮮活的生命感,水讓城市變得靈泛而輕柔。揚州的水便是這條古運河。運河向遠方款款走去,城似乎為河的到來,信守著千年的誓言;河似乎為城的堅守,流淌著萬般的柔情。城對河依依不舍,河對城戀戀不忘,城擁抱著河,河纏綿著城,城與河生死相依、難舍難分中成就了一份獨特的風景,令天地感懷,令世人神往。

       從瓜洲灣到東關橋頭,約有三十公里,沿岸的古運河是京杭大運河最古老的一段,沿著古運河隨處走走,可以看到歷史遺跡星列,這幾乎涵蓋了古代揚州的發展史,運河哺育了揚州城,成了揚州的“根”。“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遙可知當年,詩人陸游所見的滄桑和悲涼。昔日的古揚州已經無從尋覓,歲月只留住了斷壁殘磚和斑駁舊影,早已聽不見車馬喧囂,戰火紛飛,舊時光里的繁華在今天看來不值得多提,這座城又恢復了靜謐與安然。江畔來來往往的船只穿梭著,劃破夕陽,留下一道道光影,滄海桑田,歲月湮滅了古揚州的繁華。

       幾天里,漫步在古運河風光帶,常常看到這樣的景象:一位老者放一張竹椅,手持一壺老茶,或拿著一件衣裳走針穿線,或帶著小孩戲耍,面容平和,慈祥安寧,用微笑面對過往的行人。那是經歷歲月留下來的閑時,那是滄桑之后的平靜,悠然自得,與世無爭,真正的安靜是心靜,這便是揚州城一道最為溫馨的風景。

       每天夜晚,我也喜歡沿著運河旁走回住處,夜幕里的揚州是浪漫和安逸的。沒有繁華喧囂,卻足矣讓人戀戀不舍。隨處走走,可以碰見賣唱的藝人,可以遇到正在跳廣場舞的大媽們,也有在運河邊靜靜牽手的情侶,他們襯托出這座城市的浪漫。也會偶遇面色沉靜的路人,匆匆而過,也有人望著遠方,等待著期待的人出現。這座城市不需要霓虹的點綴,月光于此最好不過了,這座城市的人有夢想,有憧憬,但卻最懂得知足者常樂這個古樸而簡單的道理。?一座城市,一個人,一段文字,一片回憶。簡單歷來如此,喜歡過就好。

舌尖上的淮揚菜

【舌尖上的淮揚菜】

       “揚州鮮筍趁鰣魚,爛煮春風三月初;吩咐廚人休斫盡,清光留此照灘書。”
                                                                              ——(清)鄭板橋
       其實一道菜,就是一座城。

       清代書畫家、文學家、江蘇興化人士鄭板橋,不僅是美食家,也擔當了淮揚歷史的證人,他長期生活在揚州,他的詩就有不少與淮揚美食相關聯。

       旅行,唯美女與美食不可辜負。
       每次旅行,我都希望能夠深入一座城市一個地方,去真正感受那里的風土人情、人文生活習性等等,因此美食便成了一個捷徑。更何況這次是揚州

       說起淮揚菜,兩部《舌尖上的中國》已然用太多的篇章來描述揚州美食。其實,我是覺得,對于老百姓來說,很大程度上吃就是生活,用句老北京話,叫今天您吃了么?

       所以這一段游記,我還是偷工減料一下,引用《舌尖上的中國》文案。一是覺得自己實在詞窮,沒辦法用更加準確生動而又鮮活的語言去表達,二是我覺得這個話題,說的再好不如做的好,做的好不如吃到肚里好。 幾家傳統的菜館,獅子樓、冶春茶社、富春茶社、花園茶樓,我覺得真的很地道,可以去嘗嘗。

       先來碗地道的揚州炒飯。這個不用多加介紹,一碗炒飯,讓世界記住了中華美食,也記住了這座城,想想貌似每一家中餐館都有的主食莫過于就是這碗黃燦燦的炒飯了。

       淮揚菜是中國四大菜系之一,這獨具特色的風味佳肴如同揚州那清新秀麗的湖光山色一樣,不知傾倒了多少海內外游客,難怪人們說,淮揚菜飽含著詩情畫意。淮安、揚州、鎮江自北向南以狹長的三角形狀連接,地處長江和南北大運河之濱,不僅是南北溝通的交通樞紐,也是富饒美麗的魚米之鄉。淮揚菜肴首推揚州,這座有2500年歷史的文化名城孕育了揚州的飲食文化。

       中國人的廚房里,除了制作菜肴,“蒸”更多用于主食,包子就是其中一種。用面皮裹上各種餡料,在蒸熟內部的同時,保證表皮的完美。作為中國最重要的菜系淮揚菜的發源地,揚州包子,精致可口,湯汁飽滿。第一次品嘗的人,也許會吃得很狼狽。離開故鄉25年后,72歲的居長龍從日本回到揚州,回到熟悉的冶春茶社,和老友一起,再次品味熟悉的味道。早茶桌上除了包子之外,一定會有大燙干絲。這道淮陽看家菜看似平常,卻對廚師有嚴苛的要求。這里,中國廚房的另一大秘密——刀工的作用首當其沖。
                                                            ——《舌尖上的中國

       自從兩千年前中國人發明豆腐,它就有了諸多變種。上乘的白干,細膩緊實,不易斷。但即使是這樣,要想把一塊白干切成幾百根干絲也絕非易事。刀法是第二位的,更為重要的是內心的平靜。千百根干絲直到浸入水中才真正散開,褪去自身的些微生苦,準備迎接各種鮮味的包裹。清雞湯、各種鮮味配菜,多管齊下,使得每一根干絲都成了營養和極致鮮味的載體。
       要想像胡蘿卜一樣,將柔軟脆弱的內酯豆腐切成毛發粗細,考驗的不止是手、眼、刀的配合,而是要心手合一。這就是文思豆腐。下刀時,要依左手食指后退速度相應起伏,先切片,再切絲,整個過程必須一氣呵成,容不得半點閃念。細如毛發的豆腐絲被放入清水中潤開,這種云霧般的形態常常被形容成中國山水畫。但在今天看來,相對于口感,這道菜更像是對廚師的考較。
                                                      ——《舌尖上的中國:文思豆腐的物我兩忘》

       西餐的廚師,每個動作都有相應的刀具;中餐的廚師手中的一把刀,卻能行出無數刀法。這道葵花大斬肉,用的是最常用的“平刀法”。葵花大斬肉就是俗稱的“獅子頭”。為了取得極致的松軟口感,廚師將五花肉細細地切成石榴子大小的顆粒。肉粒正是由于大小適宜,很容易在廚師的雙手中抱團上勁兒。在事先吊好的雞湯里,小火慢燉將近兩個小時,依然保持完整的形狀。這并不是結束。在融合了豬肉和雞湯的鮮美滋味后,撇去浮油,放入另一鍋雞湯,一道清燉獅子頭才算完成。
       平刀、斜刀,有追求的中國菜廚師深知,刀鋒上分毫的差異,會直接影響到舌尖、齒間敏銳的感受。中國菜,從來都不以單純的成熟為標準。
                                                   ——《舌尖上的中國:刀工》

素博會

【素博會】

       提到揚州美食,還有一件事要說。這次到揚州,很有幸正好趕上揚州建城2500年系列活動之一——素博會(全稱叫中國揚州兩岸素食文化博覽會)。“煙花三月下揚州,茶禪四月到宜興。”在鑒真圖書館舉辦的素博會,據說已經是第二屆,很熱鬧,人氣很盛。對于素食我研究不是很多,不過那一碗4塊錢的素面(陽春面),不過分地說,大抵是我這輩子活到現在吃過的最好吃的面了。

鹽商

【鹽商】

       春風十里揚州路,卷上珠簾總不如。——(唐)杜牧
       其實一條路,也是一座城。

       一晚上百度關于揚州的詩句,杜牧的最多,看來他在揚州呆的時間不短。可能這句貌似沒有那么出名,不過卻也倒出揚州別樣的風情。揚州城的興衰與一條路分不開,“揚州繁華以鹽盛”,這便是鹽商漕運之路,這是一個被鹽業、被商人改變的城市。明清時期,當時的政府把鹽業壟斷管理機構兩淮鹽運史和兩淮鹽運御史設在揚州,使揚州成為全國最大的食鹽集散地。鹽業的興盛帶動、促進了揚州城市的發展,然而自道光而后改綱鹽制為票鹽制,揚州鹽商開始中衰,城市也不免隨之。成也鹽業,衰也鹽業,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但今天,鹽商依舊會留給這片土地很多回憶。
       揚州園林便是。在揚州的古運河旁,赫然寫著“揚州園林甲天下”的宣傳語,顯然把北京頤和園、承德避暑山莊、蘇州拙政園、留園都撇在了一旁。不過,與這些皇家園林和達官貴人的園林相比,揚州園林也有它自己的個性。這些園亭大多是鹽商的府邸,最具代表的便是個園。坐落于鹽阜東路,它是清嘉慶、道光年間兩淮鹽總黃至筠修建的。從正門進入,眼里盡是各式各樣的翠竹,據說正是因為竹葉形狀像一個“個”字,故名個園。當年,黃至筠是八大鹽商之一,極會擺闊的他砸下600萬兩白銀建造了這個豪宅。前院為住宅、后面是花園,住宅又分福祿壽三條軸線,每路又有三進,是江南地區特有的“三合院”。

       中午過后,我從冶春茶社一路走到個園,感慨于三月的揚州是旅游旺季,人真的很多。我是不太喜歡嘈雜,走入園中,匆匆一瞥,到處都是游人身影。個園不大,但是感覺卻十分精致,亭臺樓閣無論布置還是用料都十分考究。可是,最終沒有耐著性子,望著一批批游客紛繁沓來,便匆匆告別。總得留點遺憾,總得給自己留個再來的理由。走出園林的一霎,我在想,其實揚州就是一本書,道盡繁華與滄桑,個園便是其中的一篇小文,細品滿讀,才能回味無窮。

三分明月,二分無賴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唐)徐凝
       其實一輪明月,就是一座城。

       唐代詩人徐凝或許并不為人所知,但是這句詩卻流傳了下來。后百度了一下其人有才,且不屑攀權附貴、經營名氣,不為三斗米折腰,這也是我喜歡的范兒。

       說是“憶揚州”,實際上是這哥們追憶當日的別情。不寫他自己的殷切懷念,而寫遠人的別時音容,以往日遠人的情重,襯出詩人自己情懷的不堪,這是深一層的寫法。詩里,詩人把揚州比作少女,嬌嫩的臉上藏不住淚痕,纖細的眉頭顰蹙著憂愁。簡言之:就是多愁善感,招人疼。對“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一句的理解有很多不同意見。我更傾向于這是詩人在借風月寄情,大概是:你是那么的美麗動人,以致于天下三分風情被你占去了兩分。類似于今天的: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生命的四分之三!好吧,不管徐凝要表達什么,反正我們就認定,詩人都說了:天下三分明月夜,有兩分都在揚州,你來不來看吧。

       在揚州有句老話,大家都知道: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說的是揚州的湯包和修腳,湯包幾天下來倒是吃的不少,修腳由于個人原因,卻一直沒敢嘗試。不過到了晚上,倒是建議可以聽聽揚州的彈詞和評話。這不僅僅是揚州歷史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中國文化的堅守。畢竟現在太多喧囂的聲音,太過快速的生活節奏,已然讓人變得麻木而躁動。生活方式的改變,很多傳統的劇目戲曲形式已經岌岌可危。揚州卻是個例外。真的,作為一名國人,需要到這樣一座安靜的城市,慢下來,去感受原汁原味的東西,享受那一份中國味道,那是家的味道,是心里的滋味兒。

       唐詩、宋詞、元曲,還有明清故事,游記寫到最后,還想引用一段現代的語句。

綠楊旅社

       我的家鄉,長江南一個名叫【揚州】的水城。滾滾長江和千里運河在這里交匯,成就了它的人杰地靈。從古到今,你來,我往,這里都不乏文人騷客的足跡。刀光,劍影,這里是一座英雄之魂鑄造的城池。
                                                 ——《綠楊旅社,一座城市的記憶》

       綠楊旅社,這是禾叔告訴我的一個地方。那天我在百度這家旅社的時候,沒想到這里還拍過一個很有名的dv短片,這段話便出自這個短片,這里還有一段美好的故事。當然,不僅僅是一個。在揚州的最后一晚,禾叔開車從南京趕來看我,沒想到還捎帶上了暖暖這個二貨,當然還有一位美女陪著,美女叫ice。在一個叫周姑娘不等位的宵夜館子,幾個人在幾瓶酒下肚之后,便饒有興致一起走街串巷,尋找這家旅社,聽禾叔講當年的記憶。這個記憶,是禾叔的。

      禾叔說,兄弟是一種信仰。我贊這話。其實,對于綠楊旅社還有些要說的。我沒住過那里,但是仿佛那的舊時光就是我想要的,禾叔懂我,都是性情中人,都是大叔但還會有一腔熱血,都會激動,也都會像小孩一樣,期盼著見面和重逢。就像揚州最后這個夜晚一樣,合肥南京到揚州,說近不近,晚上9點到,第二天一早六點走,說折騰真有點兒。但是因為想念,為了相聚,一切都不是問題。也像,在他們走以后,我一個上午唯一想做的,就是在白天再去逛逛那個老巷子,再去看看這家旅社,去感受一下兄弟那個時候的感受。有的時候,人是沖動的,不關乎年齡,不關乎成熟,而是本能,期許一種感同身受。

      到了那里,才發現真的太值得一來了,一個上午時光飽滿了整個旅程。一進那種舊時的彈簧門,整個綠色的舞池便把你帶入到當時滴時光中,側面有小展廳和會客廳,會告訴你,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故事。始建于清末的這家旅社,多少名人都曾光顧過,無論是郁達夫、還是梅蘭芳,肖長華等等還有些我記不得的名人,在老舊的房間門前都會有一個小銅牌,告訴你曾經誰住過這里。和熱忱的服務員攀談了一會,旅館雖然會隔一段時間翻新一下,但基本都保留了原來的樣子,200元一晚的費用也很地道,不過也不要用現代人的眼光來期盼這里的條件有多好,畢竟來這就是體味一種舊時光,我是如此。
       郁達夫揚州尋舊夢,而我在這里體味穿越世紀的滄桑變化,舊時光下,靜靜想念。

思念是一種病

       想念是一種病。這一回,我病得不輕。就在這里碼一堆文字,給一段時光,給在那些時光里出現的人。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邊聽音樂邊胡亂敲打下一堆文字,而且必須單曲循環模式。也不知從什么時候,總是要等到夜深人靜,點開臺燈,仿佛只有溫柔的燈光照在鍵盤上,才能有力氣地、清晰地敲下每一個按鍵。然后燃上一支煙,撮一口云霧繚繞,閉上眼,周圍被音樂環抱。那是一種很特殊的感覺,我會特意去選擇切合心情的歌,讓寫下的每一個文字、每一段故事都被感染著情緒,直到曲終人散。

       這一次,我選擇的是《漂洋過海來看你》:
      為你我用了半年的積蓄,漂洋過海的來看你
      為了這次相聚,我連見面時的呼吸都曾反復練習
      言語從來沒能將我的情意表達千萬分之一
      為了這個遺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這首歌《漂洋過海來看你》本身就是一個故事。李宗盛聽了娃娃不到五分鐘的感情經歷后,在牛肉面館帶有油漬的餐巾紙上寫了這首歌。

       也記得周雨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我想,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回憶,一些故事。有的時候,我們或許以為已經將它遺忘,但是旋律一想起,就像一把鑰匙開啟了塵封的回憶,那人那景都將歷歷在目,無論是喜劇還是悲劇,你無法逃脫,這是一種叫無能為力的宿命。我喜歡這首歌,因為聽著這樣一段歌詞,我會想到你。

       還好,沒有大江大海、沒有那么遠的距離阻隔我們。我知道,對于你,我更喜歡重逢。當然這個你,不僅僅是江南。這個你,也是在最美的時光里,遇到那個最真的你!

我的不同

       其實,和大多數用戶不同。螞蜂窩留給我的,不僅僅是攻略、是游記、是嗡嗡、是足跡,很多人還當它是工具書,但對于我它是一片家園,一片凈土,是一幫兄弟,一個江湖,一份最真的感情。也有過傷害、也有過很多曲折離奇、曲終人散,不過終是歲月洗滌,留下的永遠是最好的。

       也有一個故事要分享:有人去找禪師求得解脫痛苦的方法,禪師讓他自己悟出。第一天,禪師問他悟到什么?他不知,便舉起戒尺打他一下。第二天,禪師又問,他仍不知,禪師舉戒尺又打了他一下。第三天他仍然沒有收獲,當禪師舉手要打時,他卻擋住了。于是禪師笑道:“你終于悟出了這道理–拒絕痛苦。”
       對么?

感悟生活

       喜歡攝影,每次出去玩,生物鐘便會自覺調整,天剛剛亮,便會睜開雙眼,第一件事兒就是打開窗戶,看看天色如何。住在接地氣的古城邊,沒等霧氣散去,就能聽見小商販那地道的吆喝聲。花鳥市場這時早就開始熱鬧了,提著鳥籠的老頭兒悠閑地哼著小曲兒,不時地朝著街坊鄰居笑著點頭打招呼。這里的人們會享受,早飯也吃的精致,老揚州會告訴你,所謂的“早上皮包水,晚上的水包皮”,就是清晨去喝一杯揚州早茶再品嘗一下揚州的特色點心和小菜,下午去揚州的澡堂泡個澡,這就是揚州人最好的享受了。揚州的搓背師傅的功夫很贊,一番拿捏下來,整個人頓時就會精神許多。?     

       還有一點,我想大抵就如同我在游記最前面寫到的,深入它最接地氣的地方。在揚州,我走過國慶路、甘泉路、南河下,那里滿是一種舊情緒。無論是百年鐘表老店,還是油滋滋的黃橋燒餅攤,或是掛滿了銅鍋碗瓢盆的雜貨鋪,總之老街上的一切都透出濃濃的市井味道。這種味兒,散落在衣食住行、柴米油鹽里,就變成了地道的老揚州人們居家過日子的生活狀態,過的用心,過的講究,把吃吃喝喝當成生活中一等一的大事。
       其實這就是生活最初的狀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們需要的是把自己的生活過的更好,滿足于心、愉悅于行就夠了。多去走走,去世界看看,感受人生百態,就會越來越明白,生活是自己的,是內心的一種情緒,是處變不驚,是越來越寬容,是等到風景都看透,我會陪你看地老天荒的淡然。

中國味道,揚州制造。

       寫在最后。在揚州很多個地方,都會看到“揚州最中國,Find China in Yangzhou”這句話。這是揚州作為千年古城、旅游城市的一個口號,但是我在想:一座揚州城,始于左傳,興于隋唐,盛于明清,衰于晚清,任由歲月怎么更迭,她一直用她最從容的態度,安靜地過著自己的生活,她一直在為中國傳統文化堅守著一份力量。其實最開始,我想把這篇游記的題目寫成:揚州,一座城市的文化堅守。不過,總感到自己還沒能更深入這座城市,更加詳實地了解,怕有言過其實、文不對心之嫌。不過就是短短的幾天時間,我所看到的,聽到的,甚至吃到的,感受得到的都是濃濃的中國味道!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一首詩、一座城、三分奈何,幾分離愁。晏殊的這句詩,據說也是在揚州時所作。我想把它作為游記的最后。幾天里,游走于揚州城。游覽風景、體味民風、尋找古跡、聆聽故事,也許自己還沒能深深融入這座城市,也許自己了解的歷史還太過于淺薄,但是我想這便是我的揚州印象,也許我還要再來,也許你我的故事未完待續。

       揚州對于我來說,終究是過客,但就是這歲月不經意的一瞥,讓我更加真切的感受著你,感受著千年文化的積淀。揚州,你浩浩湯湯二千五百年的可考歷史,讓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潤著歲月的氣息,你蘊含的近兩萬首的歌賦詩詞,讓這里的每一縷呼吸都充滿著人文的情懷,你的美麗穿越千年時光等著我!揚州,后會有期!早晚我還得再來!

                                                                 2015年5月15日 星期五 
                                                                           北京家中

旅游特惠

旅游活動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规则